僅僅表示制作工藝的標志不得作為商標注冊

新聞來源: 發布時間:2016-09-06 10:34:32 編輯:武漢商標注冊中心 瀏覽:

根據2001年《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僅僅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的標志”不得作為商標注冊。該條款中“僅僅直接表示”是指商標僅由對指定使用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具有直接說明性和描述性的標志構成。本文結合第5324919號金絲貼商標無效宣告案,對爭議商標是否屬于僅僅表示制作工藝的描述性標志進行分析闡述。

◎基本案情
申請人:李福生
被申請人:德州市華夏民間工藝研究所
爭議商標:第5324919號金絲貼商標

(一)當事人主張
申請人的主要理由是:
1.“金絲貼”是對紡織品壁掛的工藝方法的直接表述,同時也是此類商品的一種通用名稱,源于“金絲彩貼”。“金絲彩貼”這種全新的工藝技術是由申請人發明創造的。
2.爭議商標僅僅是對指定使用商品生產工藝的直接表示,直接描述了商品使用的原料及制作工藝等特點,不具有顯著性。
3.“金絲貼”是一種工藝手段形成的商品的通用名稱,不能作為商標由被申請人獨占。
4.被申請人申請注冊爭議商標損害了申請人及其在先成立的案外人的知名商品特有名稱權。
綜上,爭議商標的注冊違反了2001年《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一)項、第(二)項及第三十一條等規定,應予以撤銷。
被申請人答辯的主要理由是:“金絲貼”與“金絲彩貼”并不相同。“金絲貼”不是產品制作工藝,與產品生產方法、使用原料及制作工藝無關,也不是商品通用名稱。“金絲貼”是華夏民間工藝研究所產品的代稱,注冊商標前就是該所獨家使用的知名商品的特有名稱,與申請人無關。綜上,爭議商標應予以維持。

(二)商評委審理與裁定
商評委經審理查明:
爭議商標由被申請人于2006年4月29日向國家工商總局商標局提出注冊申請,指定使用在紡織品壁掛商品上,經審查,核準注冊,專用權期限至2019年12月6日。2010年8月9日,本案申請人曾以其是爭議商標的原始創作人,且與被申請人之間曾有合作關系,被申請人搶注爭議商標侵害申請人的合法權益為由,依據2001年《商標法》第十五條、第三十一條的規定向商評委提出爭議申請,請求撤銷爭議商標的注冊。商評委經審理,于2012年1月19日以商評字(2012)第02623號爭議裁定書裁定維持爭議商標注冊。后經司法審查,法院終審判決維持商評委裁定。

隨后,申請人又以新的理由再次提出申請。商評委經審理認為:
2001年《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僅僅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的標志不得作為商標注冊,其中“其他特點”包括生產制作工藝。具體到本案,申請人提供的證據四,由京滬鐵路沿線城市經濟技術協作帶聯絡處和山東省德州市經濟技術協作辦公室聯合主辦的《經濟技術協作信息》(月刊)1994年第七期中,載有對“金絲彩貼壁畫——鄉情”的描述;證據六由山東省德州市科技進步獎評審委員會于1996年12月頒發的證書中,載有“成果名稱:金絲彩貼畫及其制作工藝”;證據十科學技術成果鑒定證書中,載明成果名稱為“金絲彩貼畫及其制作工藝”,并有“本發明屬于印刷作業領域,確切地說是一種裝飾藝術”“該產品是一種新開發的高級裝飾藝術品”等表述;證據十一《大眾日報》1995年9月16日第19117期中載有“集工筆畫、布貼畫、鑲嵌工藝、瀝粉貼金等藝術特點為一體的‘金絲彩貼’高級裝飾畫”;證據十二國家圖書館復制文獻中,2005年1月第一版的《山東旅游年鑒》,在關于德州市的綜述里將“金絲彩貼”描述為旅游商品

基于上述各項證據,可以認定“金絲彩貼”是一種手工藝品的制作工藝。爭議商標金絲貼與“金絲彩貼”在文字構成、呼叫、外觀等方面相近,且整體上未形成明顯區別于“金絲彩貼”的其他含義,可以認定爭議商標金絲貼與“金絲彩貼”的指稱意義相同,是一種手工藝品的制作工藝。故爭議商標金絲貼作為商標指定使用在紡織品壁掛商品上,僅僅直接表示了紡織品壁掛商品的制作工藝,不能起到區別商品來源的作用,缺乏商標應有的顯著特征,其注冊已違反2001年《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
依照2001年《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現行《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一款、第三款和第四十六條的規定,爭議商標予以無效宣告。

◎重點評析
本案的焦點問題之一是爭議商標是否構成2001年《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所指的僅僅表示制作工藝,因而缺乏顯著特征的情形。

根據2001年《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僅僅直接表示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及其他特點的標志”,不得作為商標注冊。該條款中“僅僅直接表示”是指商標僅由對指定使用商品的質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數量及其他特點具有直接說明性和描述性的標志構成。是否屬于描述性標志,不能僅以其是否包含描述性成分加以認定。描述性標志必須是整體均屬于對商品主要特點的描述,才會被禁止作為商標注冊

具體到本案,根據申請人提交的多份證據,可以證明“金絲彩貼”是一種手工藝品的制作工藝。爭議商標金絲貼與“金絲彩貼”在文字構成、呼叫、外觀等方面相近,且整體上未形成明顯區別于“金絲彩貼”的其他含義,可以認定爭議商標金絲貼與“金絲彩貼”的指稱意義相同,是一種手工藝品的制作工藝。故爭議商標金絲貼作為商標指定使用在紡織品壁掛商品上,僅僅直接表示了紡織品壁掛商品的制作工藝,不能起到區別商品來源的作用,缺乏商標應有的顯著特征,其注冊已違反2001年《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

從本案的審理可以看出,對于2001年《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中僅僅表示商品的制作工藝而缺乏顯著特征的認定,應當結合當事人提交的證據,從整體上考量爭議商標金絲貼是否僅為描述性標志,而不能僅以其包含描述性成分就認定其為描述性標志而禁止注冊。2001年《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作此規定,是因為這些標志經常被有關行業的生產者和經營者用來描述其商品或服務,為行業公用,不宜被某一家獨占使用。同時,描述性標志也難以將商品或服務來源區別開來,缺乏商標的顯著性這一本質特征。

綜上,嚴格把握2001年《商標法》第十一條第一款第(二)項的適用,既是保障商標權益合法行使的內在要求,也是促進商標知識產權創新發展的可靠保障。

新疆25选7开奖201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