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在囧途>與<泰囧>看電影營銷中的版權管理

新聞來源: 發布時間:2013-08-25 22:17:12 編輯:武漢商標注冊中心 瀏覽:

2013年《人在囧途》狀告《人再囧途之泰囧》(以下簡稱《泰囧》)侵權索賠1億元,他們從《泰囧》片方發布的眾多文字、圖片、網上視頻等方面發現了3個問題,認為《泰囧》對《人在囧途》構成侵權。這3個問題分別是:一是被告故意進行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暗示、明示兩部片子是有關系的,《泰囧》是《人在囧途》升級版、第二部、續集等,使觀眾誤認為是《人在囧途》原出品人、原班人馬精心打造的又一部力作;二是被告在全國各地的宣傳廣告中,直接、大量地擅自使用《人在囧途》特有的名稱,導致觀眾嚴重混淆、誤認;三是將《人在囧途》與《泰囧》兩部電影進行的比對中清晰地發現,無論從電影名稱、構思、情節、故事、主題還是臺詞等多處,兩部電影實質相同或相似。被告的剽竊行為構成侵權。這一侵權案件使筆者對電影在行銷中的版權管理引起了極大的關注,在研究個案的同時也想提出一些見解。

片名應受《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

電影片名在一部電影中起畫龍點睛的作用,好的電影片名是電影營銷成功的一半。從《人在囧途》狀告《泰囧》一案不難看出,影片名稱的重要性。《人在囧途》的制片方認為“人在囧途”是其特有的名稱,主張對名稱的專用權,可見,電影名稱在影片中的價值可見一斑。那么電影作品名稱的保護問題,有關法律是如何加以規定的呢?

歐美一些國家為了促進其文化產業的健康發展,對作品標題持保護態度,且基本用《商標法》進行保護。在我國,作品標題不受《著作權法》保護,理由如下:一是《著作權法》保護的對象是作品。作品名稱不是一個獨立的作品,而僅是作品的組成部分之一,因此不能單獨作為著作權保護的客體。二是如果作品名稱受法律保護,那么必將不能為其他領域所使用,這是對我國語言文化的割裂,不利于文化發展。作品標題亦不受《商標法》保護,我國實行商標注冊制度,商標專有權的取得以注冊為必要條件。如果作者對作品標題沒有進行商標注冊,則不能要求法院適用《商標法》對其進行保護。

但作品名稱應受《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二款第二項規定,經營者不得采用下列不正當手段從事市場交易,損害競爭對手: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稱、包裝、裝潢,或者使用與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稱、包裝、裝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購買者誤認為是該知名商品。由于電影屬于商品且制片公司相當于經營者,因此《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的規定仍可以適用。

綜上,法院目前尚未認定《泰囧》影片名稱侵權,而這一案件給影視行業帶來的啟示是,影視行業需要健康有序的良性競爭。電影制片方在選擇影片名稱時,應對遴選的影片名稱作出版權情況的相關清理,對最終決定使用的影片名稱需要嚴格核查其名稱的法律屬性,這需要專業的法務人員進行充分詳實的論證,必要時需同相關權利人進行簽約取得許可或授權以必免糾紛的出現。

營銷策略是否受《著作權法》保護

在眾多電影競爭中如何能一舉奪下觀眾眼球,答案就是準確的定位和傳播策略。電影是需要以前期的制作策劃和后期的營銷策劃來實現市場主題的統一、產品概念和傳播的統一。影片《泰囧》以輕松喜劇的價值定位,很容易建立與觀眾的聯系,因先前《人在囧途》已有相當的觀眾基礎,《泰囧》在制作中就考慮到影片傳播的賣點。可以說《泰囧》從制作、發行、傳播都融入的營銷策略,使得有人誤認為是《人在囧途》的又一部力作。電影營銷策略是否受《著作權法》保護,營銷是否構成侵權?我國《著作權法》保護有獨創性的作品,保護的是作品本身而不是作品構思或作品題材。《泰囧》與《人在囧途》講述的是兩個不同的故事,各自具備獨立屬性,不存在依附關系。

筆者認為,電影項目在實施以前就應形成完善的電影項目計劃書,該計劃書應就電影故事描述、劇本的選用、項目定位、演員陣容、制作周期、商業合作等進行策劃說明,這樣的方案具有獨創性,本身應受到我國《著作權法》保護。由于電影項目計劃書一般由制作人請專業的策劃團隊完成,需要與策劃團隊簽訂合作協議,防范合同中的各種風險。同時合作協議里會涉及到影片策劃的全流程內容,涉及到影片的商業密秘,可以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合同法》對電影項目計劃書進行保護。

演員塑造角色的相似是否構成侵權

我國《著作權法》對演員形象的保護是第三十七條第一款第二項:表演者對其表演享有保護表演形象不受歪曲的權利。《泰囧》的演員表演的角色是不同人物的重新塑造,而不是對《人在囧途》中表演的角色的復制、延續,即使演員陣容一致,可是表演內容完全不同,對不同人物也展現出了不同的特點,也沒有對《人在囧途》表演形象的歪曲。我國《著作權法》對于演員可否重復參與不同導演、不同制片,制作(創作)的同一類型、同一題材的演出,并未做出明確禁止的規定,如果將演員的表演類型加以固定,將阻礙文化演藝事業的發展與進步。因此,《泰囧》在演員陣容上與《人在囧途》的演員相似,不能說明是對《人在囧途》影片的侵權。

近些年,我國電影業發展迅速,大部分影視公司只重視影片制作環節,導致法律服務與行業脫節。在美國好萊塢,一部電影的制作是由投資人、律師、藝術家共同完成的。法律服務也是影片制作的一部分,影片制作過程中需要與各種類型的權利人產生各種各樣的權利義務關系,為避免在影片制作環節中出現各種糾紛,法務的介入尤為重要。在電影制作前期,專業的版權管理律師將參與定制與制片有關的各類合同,這些規范的合同能在前期最大限度地防止糾紛的發生,將高風險降低。

新疆25选7开奖2019年